白朝朝没想到,有一天她还会来到这家温泉酒店,而且还十分戏剧性的和上次是同一间房。
      对此,余珧表示是他故意的。
      高叁暑假,两人生日的第二天,他们暂时辞别了家中的父母,来到一年前那家记载着不少微妙回忆的酒店。
      余珧放下行李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被白朝朝拉着出门,他刚想问两句,白朝朝笑嘻嘻回头说:“我饿了。”
      哦,中午了,该吃饭了。他可爱的妹妹,心爱的女朋友,还是一如既往的干饭人。
      走出酒店就是摆满小摊的温泉街,热闹程度不是去年冬季来时情景能比的,夏天到底还是比冬天火热。
      又一次和白朝朝从街头吃到街尾,这回余珧已经学会主动替她买杯奶茶在旁边备着了。
      白朝朝喝两口又抬头亲了亲他,见他红着耳朵无奈地看着自己,又忍不住亲一口。
      光天化日之下,余珧被迫尝了尝妹妹唇上的奶茶味。
      两人顺着人潮继续走,意外发现街尾有一段阶梯,走下去就到环海公路上方的一小段天桥上,再顺着天桥走,海滩出现在眼前。
      不论是阶梯还是天桥,大概都是新建的,毕竟他们都没有这段通道的印象。
      白朝朝显然对海滩很有兴趣,不过环顾四周,她还是沮丧地摇摇头:“人好多。”
      “那下午或晚上再来看看吧?”
      “也行。”
      回到酒店时,已经接近下午两点,即便如此,两人还是决定舒舒服服睡个午觉。不过在那之前,还是先洗去身上的热汗吧。
      夏季的中午,夏季的人潮,夏季的温度……一同化为黏乎乎的汗水划过肌肤,留下烦躁的知觉。
      虽然冷水摸起来很舒服,不过为了避免感冒,余珧选择了温水。
      “难道我们要一起洗吗?”白朝朝蹲在小浴池旁边问。
      “难道我们不要一起洗吗?”余珧反问。
      一起洗,省水省时间。多么环保,多么美满,多么理所应当。
      白朝朝盯着他看,眼睛一眨不眨:“我们真的能好好洗吗?”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事实胜于雄辩。
      不能。
      乳尖上水珠滑落,只留下点点晶莹,余珧覆上去轻轻吮吸,舌尖若有似无地挑逗着红粒,又有意无意地轻咬,惹来怀中人低低的呻吟。
      白朝朝能够清晰感觉到火热的东西在腿间爬升,猝不及防地抵在她下方。她的腿无意识向内合,却卡在他腰部,无从并拢,只好将小腿扣在他身后,两手搭在他肩上,等待他的行动。
      余珧恋恋不舍地舔舐着她的左乳,同时一手扶着她的腰,一手摸索着通往她体内的途径。
      这并不难,他熟悉她的身体,甚至在这之前,他早已多次用嘴满足她的渴求,谁让他是哥哥呢,总得为妹妹服务。
      修长的手指挤进柔软而又紧致的穴道,酸胀感让白朝朝下意识紧缩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      “可以吗?”余珧声音非同一般轻柔。
      白朝朝隐约感觉他在使用“勾引”技能,非常老实地点点头,用鼻音回答:“嗯……”
      两根手指。
      意识到自己能清晰辨别出体内他的手指骨节,白朝朝突然感到几分羞耻,有什么悄悄流过余珧的指尖、指腹与指缝。
      他温柔又随意地刮着某处,又向前挤进,刺激得白朝朝猛地咬住下唇,连眼角都冒出两滴泪。
      余珧将她上身朝自己推进,接着吻去她的泪水。亲吻从眼角来到脸颊,来到鼻尖,来到嘴角,来到下巴,最后折回红润的唇。
      不知何时,下头已经放进叁根手指,不断挑弄她的敏感点。
      白朝朝全身发抖,脚趾紧扣,小脚情不自禁地轻敲他的后背,不能自已。想要说什么、喘什么、叫什么……全都被余珧无情地吞没在两人难以割舍的吻中。
      津液一股股从她体内漫出来,在水中弥漫开,余珧突然抬起头,将手指撤出,独留一阵不被满足的空虚给她。
      “……我……余珧……要……哥哥……”
      她完全组织不出一句通顺的话。
      余珧垂眼看她,再一次问:“真的可以吗?”